【Unlight-姬王子R15】只是藉口

【注意】:

1. 情人節前夕的產物

2. 放置play

3. 公主陰謀(竊笑

4. 繼續閱讀前請做好被公主王子閃瞎的準備。


 

 

前陣子大小姐一頭熱的抓著剛打開第四階段記憶的古魯瓦爾多到處跟人對戰。也沒問他願不願意,只要天一亮就帶著兩個小正太去抓人,連門都懶的敲,直接把仍在昏睡中的王子殿下拖出溫暖的被褥。

瞇著睡眼,古魯瓦爾多殺氣騰騰的瞪著不知打哪來的對手。通常傑多和布勞如果合作的好他可以在後方高枕無憂的繼續補眠,但只要淪落到要他出場,大小姐暗忖,不是殺的對方措手不及就是一整片的腥紅色。

似乎是記憶的負擔太大了。藍色短髮的人偶在三人之中自言自語。

「妳在咕噥什麼

低啞的嗓音嚇到了正在沉思的人偶,倏地向上方望去,只見面色陰暗的古魯瓦爾多腥色的眼珠直直的瞪著自己。

「沒…沒什麼…對了王子殿下,明天開始你就在宅邸內休息吧,傑多也是。」

賠罪似的,大小姐收斂自己任性的性格,好聲好氣的向王子撒嬌。

沒多說什麼,王子鬱鬱的望向前方不遠的人偶宅邸。

 

 

布列依斯從房外的走廊往下俯視大小姐的房間。

今天也是晚歸嗎

他眼下一暗。

 

 

雖然大小姐依約定一連幾天都沒死纏著王子陪她出門對戰,但古魯瓦爾多的心情並沒有好轉的跡象。

更正,愈加糟糕透頂。

 

宅邸外邊的森林開始出現慘不忍睹的屍骸,連豢養在宅中的幾隻雙頭犬都遭受波及。

「公主殿下可以幫我看看王子怎麼了嗎

巴在布列依斯的戰袍上,大小姐可憐兮兮的望著置身事外的布列依斯。

「…」

嘆口氣,布列依斯停下手中的工作。

 

冷靜的敲門聲落在王子的房門上,等了一會卻沒人應門,布列依斯皺了皺眉,直接打開笨重的房門。

「古魯瓦爾多,你在睡覺嗎

被單凌亂的捲成一坨堆在床的一側,另一側的床沿坐著赤裸著上半身的男人,背對著房門不知在忙什麼。

腥味四溢,布列依斯走向男人,原本輕皺的眉間陰影更加深了一層。

「古魯瓦爾多,大小姐很擔心你。」

沒理會擅自闖進的男人,額滲著汗,古魯瓦爾多抿著嘴繼續手中的工作。挑了挑眉,布列依斯冷冷的看一眼古魯瓦爾多手中的東西。

「別指望我會幫你,古魯瓦爾多,」

他看了一眼王子握在手中的肉塊。

「濺滿血的地毯很難清理的。」

扔下這句話,布列依斯就離開了王子的房間。

停下動作,古魯瓦爾多轉過頭瞪向布列依斯關上的房門,賭氣的眼神中盡是煩躁。

站起身,他一手拎著劍,一手抓著肢解到一半,已經看不出原本樣貌的屍骸走向浴室,然後洩憤似的甩在浴缸中。

黏膩的撞擊聲連帶的波濺出血,噴的整個浴缸慘不忍睹。

「…」

歪著頭,古魯瓦爾多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骯髒的血沫斷續的染在王子蒼白的肌膚上。

 

抱著盥洗用具,古魯瓦爾多出現在布列依斯門前。

「啊借用浴室

早早就盥洗完畢的布列依斯有些莫名其妙的望著一身血跡的古魯瓦爾多。

「因為我的浴室正在泡未成品。」

他簡短的說,理直氣壯的直接走向布列依斯房內的浴室,就像理所當然一般。

「喂你這…」

話還沒說完,就被關上的門硬生生打斷。

 

「因為這次是大型作品嘛。」

布列依斯無力的扶著牆看著浴缸內猙獰的未成品,一旁被布列依斯叫來的大小姐則是趴在浴缸上用棒子戳著在福馬林中載浮載沉的羊角獸。

「大小姐你拿羊角獸給古魯瓦爾多做標本

撫著額,布列依斯頭痛的說。

「反正上次拿了一堆,放著只是占空間。」

一蹦一跳的,大小姐嬌氣的聲音漸漸遠去,徒留布列依斯空瞪著浴缸內慘不忍睹的妖怪。

 

真是夠了。當布列依斯回到房間看到理所當然睡在自己床上的古魯瓦爾多,刺鼻的福馬林味又溢上鼻尖。

「喂,古魯瓦爾多,誰准你睡這的

徒勞的推了推文風不動的王子殿下,看對方沒反應,布列依斯也沒多糾纏,扯過被子就逕自睡在床的另一邊。

 

不習慣的刺目白光照的古魯瓦爾多皺著眉醒過來。不同自己整年陰暗的房間,布列依斯的房間總是日光普照的。

「…」

他睡眼惺忪的望向另一邊,整齊疊放在空蕩床鋪上的睡衣顯示睡衣的主人早早就起床了。

「…」

王子皺起眉頭。

 

第二天,正在閱讀的布列依斯頭也不抬的只說了一句浴室用完要整理乾淨,就任由古魯瓦爾多盥洗完後佔據他的床。

第三天,布列依斯認真的擦著盔甲,連古魯瓦爾多把整條被子搶去蓋都沒說什麼。

第四天,布列依斯說了句大小姐想吃他做的點心當消夜就把古魯瓦爾多扔在自己的臥室。

 

快一個星期了,每天晚上古魯瓦爾多都理所當然的借用他的浴室,然後佔用他的床鋪。而布列依斯也沒多說什麼,一如往常的休息然後早起。

 

第八天,古魯瓦爾多擦著滴著水的頭髮,望向靜靜的睡在床的一側的布列依斯。

標本只剩最後的步驟,所以今天比平常弄得還晚。

他輕手輕腳的爬上床鋪,瀉了滿床的銀色長髮有些刺眼。

「…」

他什麼話都沒說,掀起被單裹住身軀。

 

鐘敲了一響,凌晨一點了。迷迷糊糊的,有人輕扯著他的長髮。

「嗯

睡意迷濛,布列依斯皺著眉轉過頭,隱約看見古魯瓦爾多賭氣似的輕扯著自己的髮絲。

「古魯瓦爾多?你還沒睡啊…

布列依斯咕噥幾聲,作勢想翻身繼續睡卻被增加在頭髮上的拉力給拉回來。

他望向古魯瓦爾多,只見王子咬著唇倔強的看著自己。

「布列依斯你…」

他緊咬下唇。

 

「你為甚麼都不碰我

 

微微睜大眼,默了一兩秒,布列依斯猛地伸出手,一把把瑟縮在一旁的王子撈進自己的臂彎間,沒留時間給古魯瓦爾多反應就吻住對方蒼白的唇瓣。

「嗚嗯…痛…嗯嗯…」

古魯瓦爾多張手環住對方的肩頭,布列依斯從唇瓣吻到頸窩直至胸口,懷中人的體溫熱的直燒他的腦門。

「誰叫你…呼…恢復記憶後忙得沒時間陪我

惡笑,布列依斯喘著氣,修長的手指伸進王子的衣內。

「那是大小姐…唔

扭著身軀,迷濛的腥紅眼睛看得布列依斯粗喘起來。

「所以…要懲罰一下。」

帶笑的尾音,布列依斯滿意的啃向古魯瓦爾多赤裸的肩頭。

 

真是…可愛的擾人心神阿。

 

「布列依…哼嗯…」

古魯瓦爾多緊攀著布列依斯,夢囈似的呢喃讓布列依斯停了一下。

「嗯怎麼了

滲著汗液,布列依斯寵溺的望著身下渾身通紅的人。

「標本…做壞了…」

眼神撇向一旁,古魯瓦爾多喘著氣說道。

 

 

 

 

這實在…

 

 

 

 

布列依斯向前傾身,張口咬住王子的耳廓,古魯瓦爾多輕哼了一下。

 

 

 

 

 

 

 

 

「再做一隻就好了。」

 

 

 

 

 

 

 

 

-----------後記之類的---------------------------------------------------

 

王子萌翻阿(鼻血   這樣的王子我可以(你夠了

R18的部分就算了,這回我挺有誠意的意思意思了(嘖嘖

標本做壞沒關係,上次活動開到一堆羊角獸2012,全給王子拿去做標本我也願意

公主放置play 整個超有用阿!!想要又不敢說的王子整個惹人憐 ^q^

然後標題依然無能(目死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妳,情人節快樂♥

 

 

 

, ,
創作者介紹

「現世より、私はこの場所を気に入ってるよ。」

T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