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 姬王子-清水】童話-2

 

  1. 1.  連隊時期
  2. 2  小公主小王子,大概16
  3. 3.  年代什麼的我可是從來沒管
  4. 4.  寫清水,目標是純純可人的青少年們

 

 

 

童話之二

 

尖銳的哨音劃破充滿睡意的連隊早晨。

「古魯瓦爾多起來了再五分鐘就要集合點名了

換好衣裝一身整潔的布列依斯直催著仍充滿睡意且一頭亂髮的室友。

「你不會想跟伯恩教官打交道的。」

威脅道,古魯瓦爾多才一臉不甘願的下床更衣。

 

「你以後還是早點起床好了。」

布列依斯瞥一眼拖著步子走在身後的古魯瓦爾多,成排的扣子整齊的扣著。

「如果你要自己換衣服的話。」

「囉嗦。」

古魯瓦爾多囁嚅道,換衣這種事他可是從不用自己動手的,就算沒人喜歡他接納他,總有最低限度的照顧。

完全無法理解。布列依斯心裡納悶著,居然有人到了十六歲還不會自己換衣服。他偷瞥了眼站在旁邊的古魯瓦爾多,台上的連隊教官滔滔不絕的說著等會的訓練內容。感受到視線,古魯瓦爾多不悅的望了布列依斯一眼。

「再看殺了你。」

他冷冷的威脅到,布列依斯挑起眉。

「死的會是你喔。」

他不甘示弱的低聲回嗆道。聽到這,古魯瓦爾多有點按捺不住。從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怒氣溢上腦門,他下意識的握住腰間的配劍,腥紅色的眼精殺氣騰騰的直瞪他的室友。沒料對方卻突然別開視線,有些緊繃的立正站好看著前方。

正當古魯瓦爾多沾沾自喜的鬆開握住劍柄的手,卻突然感受到莫名的壓迫感。他有些不解的望向後方,卻看見一張陰鬱的臉。

 

「你活該。」

簡短的嘲諷,句子中卻有滿滿的愉悅。布列依斯站在樹蔭下,好整以暇的「監視」被罰跑四十圈的古魯瓦爾多。

「伯恩哈德教官的處罰可不是鬧著玩的。」

他幸災樂禍的說,而古魯瓦爾多則是一臉蒼白的繼續數著他的圈數。

「幾圈了?」

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一旁的伯恩哈德陰著臉問道。

「二十八。」

幫說不出話的古魯瓦爾多回答,布列依斯咬字清晰的回報圈數。果不其然感受到怨氣四溢的視線,他微笑的回望努力跑著四十圈的同儕。

「太慢了。」

伯恩哈德冷聲道,然後就帶著他獨有的陰鬱氣息離開了。

整個萬里無雲的上午,兩個年輕的訓練生待在操場,一個死命的完成任務,一個站在角落看著對方一圈圈的跑著。

 

「咳咳

「喝慢點。」

坐在食堂,一臉死白的古魯瓦爾多有些顫抖的拿著湯匙吞著湯,氤氳的熱氣中,少許菜末跟馬鈴薯浮在半濃的湯中。坐在一旁啃著麵包夾肉片的布列依斯好心提醒道,但只招來對方有氣無力的白眼。喝了幾口,古魯瓦爾多有些嚥不下的把整個餐盤推給布列依斯。

「不吃了。」

他啞的嗓子說道,布列依斯挑了挑眉。

「你會餓死。」

正當布列依斯想把餐盤推回給對方,一隻手突然把整個餐盤接走。坐在桌前的兩人愣愣的望向後方。

「新來的,挑食可不好喔。」

一個金髮藍眼的訓練生大聲笑道,微捲的金色短髮後是另一名紫色短髮的青少年。

「利恩,這麵包給你吧

金髮訓練生豪爽的分食著古魯瓦爾多的午餐。

「喂,你們誰啊

口氣森然,但因虛弱的體力而魄力大減。

「哈,被伯恩哈德罰去跑四十圈啊?新生。」

「唉,阿貝爾,麵包你自己吃啦,我飽了。」

那名叫利恩的訓練生嚷嚷道,手卻戳了戳古魯瓦爾多腰間的水袋。

「多喝水吧新生。」

不然會昏倒喔。聽不出是挑釁來是關心,但古魯瓦爾多認定是前者,殺氣不足的瞪了一眼漸行漸遠的兩人。

 

下午的課原本是要講授關於渦的內容,但授課的教官又是嚷嚷好無聊就把所有訓練生帶去戶外一個個試身手,古魯瓦爾多好不容易逮到機會便躲到一旁的樹後打盹。只能說早上的處罰實在太操了,加上午後發酵的陽光,不一會古魯瓦爾多便睡死在樹蔭下。

「真是

布列依斯皺了皺眉,不聲不響的溜開隊伍。還好是弗雷教官上課,心裡慶幸的咕噥便走到古魯瓦爾多偷懶的樹後。

「真不知是膽子大還是太笨。」

布列依斯百無聊賴的蹲在睡死的室友旁,注視著對方仍有些戒備的睡顏。但沒注意到自己只能歸咎於古魯瓦爾多實在太累了。

灰色的睫毛輕顫著,鼾聲從微起的唇中呼出,蒼白的肌膚顯示對方沒做過多少耗體力的勞動。

布列依斯呆看良久,看對方真的沒有要起來得意思便站起身,離開前揚手扯了一下對方尖翹的髮絲,果然如願聽到抱怨的咕噥聲,布列依斯滿意的溜回隊伍中。

 

 

 

----後記--------------------

好久沒發姬王文了

新刊弄完就一直懶散散的,但總算又開始寫這篇差點被棄掉的坑(你敢講

前面都還沒寫到我想寫的,不希望拖太長

滅世大大的鏡頭異常多(诶)希望這可以讓他爆骰繼續維持(?!

是說這裡跟R卡應該沒多少連節,雖然有借一點鏡頭但還是著重在公主王子身上

請期待第三篇//

 

 

, ,
創作者介紹

「現世より、私はこの場所を気に入ってるよ。」

T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