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 姬王子-清水】童話-3

 

  1. 1.  連隊時期
  2. 2  小公主小王子,大概16
  3. 3.  年代什麼的我可是從來沒管
  4. 4.  寫清水,目標是純純可人的青少年們

 

 

 

晚餐時間不見對方出現,布列依斯有些無語的想大概是睡過頭了吧,畢竟下午課程結束自己並沒有叫他起來。不出所料,晚間點名時才看見他睡眼惺忪的出現在隊伍中,而身後則是跟著陰著臉的伯恩哈德。對上教官的那擺明要他等等留下來的視線,布列依斯不安的吞了吞口水。等大夥各自散開做晚間自由訓練時,伯恩哈德一把揪住想溜掉的古魯瓦爾多,然後走到布列依斯面前。

「這是你的室友吧。」

是的。」

雖然不情願,但布列依斯還是禮貌的回答。

「我說過上戰場最基本是幾人一組?」

兩人。」

「為什麼?」

「兩人以上多而手雜,單獨一人孤立無援。」

布列依斯一字不漏的回答到,而被教官抓著後領的古魯瓦爾多則像局外人似的看著因為自己而挨罵的室友,伯恩哈德重重巴了一下不專心的古魯瓦爾多。

「那請你好好照顧你的室友。你在連隊待一年了應該很清楚什麼時後該做什麼事。」

少見的說了這麼多話,訓完布列依斯的伯恩哈德放開古魯瓦爾多便快速的離開了。

都是你害的。」

布列依斯繃著臉抱怨到,而古魯瓦爾多卻只是一臉無所謂的望著生氣的室友。

我餓了。」

他完全沒悔意的說道,但只招來布列依斯狠狠的一瞪。

 

 

餓得睡不著。古魯瓦爾多抱著腹部懊悔的縮在被單中。身上成排的鈕扣是布列依斯扣的,只因為他看不下去老是扣錯洞的自己。

他翻過身,睡在身旁的布列依斯背對著自己,月光在布列依斯的身後形成淡淡的陰影。不習慣身旁有人的鼻息,古魯瓦爾多望著對方散在枕頭上的銀白短髮,咬了咬唇,忍下了拿匕首穿過對方頸椎的衝動,古魯瓦爾多呆望向有著層層陰影的天花板,默了一兩秒,他伸手摸向床底下的旅行袋,翻出一顆圓形的物體。

 

 

睜開眼,布列依斯沒睡飽的晃著腦袋坐起身。今天比平常早晨的吹哨聲早了十五分鐘起床,只因為要叫醒身旁的人早點起來更衣。

「喂,古魯瓦爾多,起床了。」

他用力的搖了搖縮在被褥中的室友。何況這傢伙梳洗的速度也超慢布列依斯頭痛的回想昨晚這小少爺居然用了快一小時洗澡連對的洗澡時間可是五分鐘啊

「喂,古魯瓦爾多

想到這,他有些冒火得繼續搖著睡死的室友。

「伯恩教官來了。」

搬出最後手段,果不其然古魯瓦爾多終於有了反應。

「太早了

他啞著嗓子抱怨道。

「不早了,如果你想準時吃早餐的話。」

說出早餐兩個字才真的把古魯瓦爾多叫醒,腹中跋扈的飢餓感讓古魯瓦爾多乖乖的坐起身,而此時一顆暗淡的圓形物體從古魯瓦爾多裹著的被單中滾出掉到兩人中間。

「啊。」

古魯瓦爾多輕叫一聲,而布列依斯只是瞪大眼睛直望著同樣瞪大空洞的眼窩望著自己的

「古魯瓦爾多這是什麼?」

「骷髏。」

完全沒有起伏的聲調,古魯瓦爾多老實回答。而布列依斯那淡紅的目光則從骷髏上轉移到古魯瓦爾多身上。

 

早餐是碎肉派,難得的肉類加上令人垂涎的鹹香,讓所有訓練生開心的大快朵頤。但今天布列依斯實在沒什麼胃口,尤其剛剛又才看到令人反胃的畫面布列依斯反常的留下了大約一半的食物。

「怎麼,你吃不下啊?」

嚥下口中的食物,古魯瓦爾多挑著眉看著坐在面前的室友留下滿盤的食物,而一向慢慢吃的自己則是轉眼空盤。雖然連隊的伙食根本比不上宮中的食材,但飢餓得雙眼昏花的當下古魯瓦爾多根本顧不得挑剔的味蕾。

「你想吃的話就拿去吃,我是用切的。」

布列依斯皺著眉硬是吞下差點溢出咽喉的食物。

「不要,我幹嘛吃你剩下的。」

古魯瓦爾多嫌棄的望了一眼布列依斯盤中的食物,布列依斯瞪了對方一眼。

「你以為是誰害我沒胃口的?」

布列依斯不悅的用餐巾包起剩下的碎肉派,然後塞進隨身袋中。

「走了,小少爺。」

靠攏椅子,布列依斯拿起自己的餐盤,冷冷的瞥了眼學著自己把椅子靠上的古魯瓦爾多。

「我不是少爺。」

古魯瓦爾多冷哼一聲,拿起餐盤走在布列依斯身後。

 

今天一如往常,結束早晨枯燥的體能訓練後代課的弗雷教官又帶著訓練生集體翹課,艷陽下握著兩把練習刀穩穩的站著。

「下一個。」

高亢豪爽的聲音喊道,一個戴著眼鏡的黑髮少年站起身。

「是。」

布列依斯握著劍,端坐在隊伍中。蒼紅的眼睛望了一眼走上前與教官比畫的同學,然後又瞥了一眼在角落偷偷打盹的古魯瓦爾多。

他一直沒問古魯瓦爾多的身世,一開始想說應該是跟艾伯里斯特一樣的中上階層。因為兩人的氣質很類似,一樣自視甚高,一樣舉止優雅

但還是不太一樣。

布列依斯看著劍劍帶著殺氣的艾伯里斯特,鏡片下的眼神是自信跟傲氣。

雖然還是沒能讓教官離開圓圈。

「很好,下一個。」

輪著,很快便輪到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望著一臉睡意的室友。是說昨天實技課時古魯瓦爾多躲在一旁睡覺,所以根本沒看過他的身手。

「喔,是新來的,昨天受到伯恩哈德關照了對吧。」

弗雷特里西開玩笑得語氣讓圍成一圈的訓練生們跟著笑出來,古魯瓦爾多皺起眉。

「來吧,條件一樣,認真的殺過來。」

殺?」

古魯瓦爾多握著劍,站在所有人面前,腥紅色的眼睛有些興奮的望著教官。

「真的?」

「對,要用殺死我的決心。」

古魯瓦爾多壓低身段,尖翹的髮絲有些顫抖。

 

然後瞬間朝教官的心窩突刺過去。

 

「很好,下一個。」

古魯瓦爾多不滿的撇撇嘴,然後坐到布列依斯身旁。

「可惡

 他有些惱火的嘀咕,那樣子就像得不到想要玩具的孩子布列依斯無語的盯著用劍尖戳著地的古魯瓦爾多。

「你那是

真的要把教官殺了?

「他自己說的啊。」

古魯瓦爾多咕噥道,完全沒理會,或者說根本沒注意布列依斯的表情,視線便被不遠處的鳥群吸引去。

「啊。」

像是發現新的玩具,古魯瓦爾多盯著正在覓食的鳥群。

「唉,你今天早上的食物給我一點。」

古魯瓦爾多理所當然的打開布列依斯的隨身袋,然後打開餐巾撥了一小塊派的邊緣。

「喂,誰說可以給你的?」

布列依斯不悅的搶回剩下的食物,古魯瓦爾多也沒多糾纏,揚手就把食物碎末扔在地上。果不其然,幾隻落單的鳥兒飛到兩人身邊,啄起地上的食物。

「啊,是班鳩啊。」

布列依斯看著古魯瓦爾多用食物引誘著鳥兒,其中一隻歪著頭,蹬蹬的跳到古魯瓦爾多捧著碎末的左手邊,古魯瓦爾多垂眼望著啄起手中食物的鳥。

布列依斯有些興奮得看著小小的喙啄著食物。

「原來你喜歡小動

啪嘰。

話被黏膩的液體噴濺聲打斷,布列依斯瞪著原本啄著食物的鳥兒被刃尖釘在地上,劍尖貫穿鳥的咽喉,細小的腳顫顫的抽動著。

「抓到了。」

古魯瓦爾多拔起染血的劍,用手抓起已經染紅羽毛的小鳥屍體。

溫的。」

垂著眼,古魯瓦爾多腥紅色的眼睛專注的望著斷氣的屍體,血順著手指滴到地上,然後滲入土中。

 

 

 

------後記-----------------

 

抱著骷髏睡覺得王子萌萌的不解釋^艸^(被降魔

至於為什麼要抱著骷髏睡覺希望下次可以寫到一直爆字數意味

然後感謝獻出小生命的小班鳩,為什麼是班鳩?因為我只想到這個(ㄍ

不知還有幾篇,總之請期待第四篇ˊˇ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現世より、私はこの場所を気に入ってるよ。」

T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UA
  • 期待第四篇(˙艸ˋ) 小少爺王子好萌好想養hshs
  • 第四篇,我會努力(含血
    都是腦洞產出來的,所以更文會非常緩慢(挨揍#
    謝謝喜歡(●` 艸 ´)

    Taco. 於 2014/02/18 01: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