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子R18】威廉祭品文

防雷注意:

1.新角名字暫譯威廉

2.CP為姬王子...诶,你說威廉咧?誰知道阿(ㄍ

3.好啦R18還沒出現啦後段才會出現

4.隊長大好!

5.吃醋的公主HSHS^Q^

6.最慘的是王子殿下(?!(被EX猛擊

 

以上,OK????

 

 

 

 

當威廉睜開眼睛,便看見一個綠髮少年以及一個藍髮小女孩站在自己面前算了怎樣都好,他百無聊賴的想著。

「大小姐,這位就是新來的戰士

「布勞布勞讓我帶隊長出去玩一下好不好?」

隊長?誰是隊長?

小女孩使性子的尖銳嗓音讓威廉皺了皺眉,沒記錯自己應該死了才對。

「大小姐,威廉先生才剛甦醒,狀態還不完全,我怕出暗房會對戰士造成影響。何況

布勞若有所指的微笑,那個被稱做大小姐的女孩子不滿的撇撇嘴。但身為當事人的威廉完全沒有任何身為當事人應該有的反應,連稍微想一下自己身在何處的動機都沒有。

「拜託啦我只是想給他見見熟人,不會要他發動能力,這樣可以吧?嗯?」

小女孩死纏著少年侍僧極盡所能的想聽到滿意且唯一的答案。

「拜託~

扭不過死纏爛打的大小姐,布勞輕嘆一口氣。

好吧,那請明天準時把他帶回暗房。記得不可以發動能

話還沒說完,小女孩早就失了影子,連同一直默默待在他們身旁的戰士。

 

「威廉威廉醒過來的感覺如何?」

「還好。」

「威廉威廉!等等讓你見其他戰士!

「恩。」

「威廉威廉我跟你說啊

走在陰暗的長廊上,身穿軍服的男人踩著軍靴穩穩的走著,而一旁擁有一頭藍色鬈髮,身穿蓬蓬裙,與男人極度格格不入的小女孩聒噪的蹦蹦跳跳,在一旁轉著圈圈。

男人不耐得挑起眉,一直看著前方的琥珀色眼眸毫無波動的下移,盯著這來歷不明的女孩。

「孩子,妳到底

「啊王子殿下

根本沒聽自己講話,女孩子尖叫著邁開步子跑出男人的視界,威廉極度不耐得把視線移回前方,卻看見走廊末端站立著兩個男人。

腳步瞬間停了。

 

腥紅令人畏懼的眼眸,完美令人深刻的五官,深色有如死神的外衣,以及冰冷肅殺令人毛骨悚然的氣質

完全沒變,完美且絕對的那名受詛咒的祖國三王子殿下,威廉怔怔的直望著那曾經帶領所有人在沙場上廝殺的身影。被死亡纏身的身軀在血肉之間馳騁,他甚至聞到當年的血腥味。

「殿殿下

軍官凜然挺拔的腰肢瞬間彎下,雙膝種重的跪地,他低沉且顫抖的聲音引起兩個男人的注意。布列依斯與古魯瓦爾多望著不遠處跪在毛氈地毯上的男人。

 

「殿下,等等您要去打獵吧,小的已經幫您備妥了。」

「恩。」

「殿下,剛剛那個小女孩要您跟她去打任務雖然小的不清楚是什麼意思請問您是要?」

「打獵。」

「好的等等小的就跟她說您不去啊這是披風,請殿下保重身體。」

 

「大小姐。」

「什麼事公主殿下?」

「那男人是什麼人?」

「恩王子的狗吧。」

布列依斯站在心情極好的大小姐身旁臉色極差的望著把王子服侍得舒舒服服的軍官。

「大小姐,你不是說要古魯瓦爾多跟我們去打任務嗎?」

「恩,對啊。」

「那現在是在等什麼?」

「等王子啊,隊長走過來了。」

隊長?誰是隊長?布列依斯皺著眉,淡紅的眼眸冷望著直挺挺走來的軍官。

「等等殿下要去打獵,所以關於任務的部分請你們代找他人,以上。」

完全官腔的口氣讓布列依斯怒的眉角直抽,但大小姐的心情依然好得不像話。

「诶王子不去啊好吧,反正今天的目標王子的標本室都有了。公主我們走吧。」

大小姐一把拉起布列依斯的手就往宅邸外走,布列依斯陰冷的望了一眼新來的戰士,而威廉則是撇開視線回到古魯瓦爾多身邊。

 

真讓人火大。

 

晚餐時間不見古魯瓦爾多的身影卻見到端著餐盤的威廉,布列依斯冷著臉快步走向走出餐廳大門的軍官。

「你等一下。」

布列依斯一臉不悅的擋住對方的去路,男人皺起眉頭。

「殿下的晚餐是不容許耽誤的公主殿下?」

威廉冷冷的望著面前有著姣好面容的男人。聽到那尖銳的暱稱,布列依斯瞬間殺氣四溢,他握住腰間的白銀之劍,渾身散發騰騰殺氣。

啊啊真無聊。威廉不耐的看著眼前隨時要拔劍與自己一決高下的銀髮男人。

「我可不是為了戰鬥才在這裡的,請你消失吧。」

無視拔劍的布列依斯,端著餐盤的威廉側身繞道而行,下一秒不陌生的冰冷貼上自己的頸側。

「我有說你能走了嗎?古魯瓦爾多的狗。」

布列依斯陰著臉咆哮道,威廉抽了一下眉角。

「你這傢伙居然敢直呼隆茲布魯三王子殿下的名諱

站的筆挺的軍官猛然轉過身,惡狠的眼光就像是布列依斯犯下了什麼滔天大罪。

「哼,果然是那傢伙的狗啊,看來這宅邸要出現第二隻艾依查庫了。」

布列依斯語氣懾人的瞪視著眼前的軍官。

「你這是在嫉妒?」

威廉抬高下巴,不屑的冷望著銀髮男人。

「不過是殿下賞臉看上的男寵,居然不感恩殿下的恩賜還如此大放厥詞?」

聽到這,布列依斯只覺得前面的對話全是浪費時間,他壓低身段迸出殺氣,銀光瞬滅,布列依斯舉劍揮向口出狂言的軍官。

「你是傷不了我的。」

少佐惡狠狠的冷笑道。

 

布列依斯一手拿著餐盤一手抓著動彈不得的威廉後領走向古魯瓦爾多的房間。

「失算我剛剛居然認真起來

被降魔之光打中的少佐絕望的咬牙,布列依斯滿意的睨了一眼被自己拖行的軍官。

「靠爛骰吃飯的軍官,這樣的王國軍未來真令人堪憂啊,我忘了,」

布列依斯譏諷的微笑。

「死人已經沒有未來了。」

連門都沒敲,布列依斯逕自打開黑王子的房門,一甩手把威廉甩進王子的房間內。

「古魯瓦爾多果然出去了。」

一臉正如自己所料神情,布列依斯冷望一眼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前隆茲布魯軍官。

「不過也快回來了。」

 

 

 

------廢話--------------------------------------

哇哈哈威廉你看看你,太自信結果爆骰了哈哈哈(###

好啦肉晚點出來 一如往常釣人胃口的我(ㄍ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現世より、私はこの場所を気に入ってるよ。」

T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