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子R18】威廉祭品文

防雷注意:

1.新角名字暫譯威廉

2.CP為姬王子...诶,你說威廉咧?誰知道阿(ㄍ

3.好啦肉終於出來了我的腦也掛了

4.隊長大好!

5.吃醋的公主HSHS^Q^

6.最慘的是王子殿下(被EX猛擊*N

 

以上,OK????

 

 

 

在餐廳沒看見布列依斯的影子,好不容易擺脫人偶的糾纏,古魯瓦爾多回到自己的房間。

但卻看見布列依斯坐在床沿微笑的看著他。

「布列依斯,你搞神麼鬼?」

看著對自己微笑的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直覺哪裡不對,但就是說不上來。

「下午打獵好玩嗎?」

一派輕鬆的語調中散發出一觸即發的危險,布列依斯走向古魯瓦爾多。聽出弦外之音,古魯瓦爾多歪頭想了一下,瞇起腥紅的眼睛。

「還不錯。」

他淡漠的說,果不其然看見表情毫無波瀾的審判官開始散發更加危險的戾氣。當王子手準備握向腰間的配劍,腦中料想著對方可能的下一步,布列依斯突然伸手抓住領巾,張開嘴就咬向自己的嘴唇。

「唔

太過突然使的原本處在備戰狀態的大腦完全轉不過來,古魯瓦爾多微開的唇使的布列依斯有機可趁,熟練的用舌頭撬開對方的牙就往再熟悉不過的味道伸去。

滾燙的熱氣讓室內急遽升溫,黑王子努力的想換氣卻老是被對方打亂節奏,最後落得半放棄的狀態,豁出去似的學起對方用舌頭纏住彼此的氣息,激烈的擁吻讓兩人的步伐開始不穩,布列依斯順勢把王子壓向柔軟的床。

等到布列依斯終於放開王子,古魯瓦爾多才嗆得猛咳,緋紅異常的頸項使的布列依斯恨不得咬上去,但還是壓下了衝動。

「布列依斯你咳咳

好不容易平復下亂掉的吐息,王殿下皺著眉瞪著上方的罪魁禍首。

「我餓了。」

他直率的抱怨,下午的打獵讓他飢腸轆轆,但本人卻沒想到這句話可以衍生的含意。

布列依斯瞇著笑眼,壓著想起身的王子殿下。被對方的盔甲壓的生疼,古魯瓦爾多怒的伸手想扯對方的頭髮,但眼角餘光瞥見床頭櫃上已經冷掉的餐盤。

望著餐盤幾秒,他皺起眉頭。

庫魯托少佐呢?

聽見王子提起威廉,布列依斯挑起眉。

「這不可能是你端來的。」

古魯瓦爾多難得思路清晰,但卻看見布列依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誰知道呢。」

 

威廉其實就在古魯瓦爾多的房間內,但現下完全動彈不得。雙手緊緊捆在身後,兩隻腳分別綁在椅子的兩隻前腳上。口裡塞了布條,但視線並沒有被剝奪,所以從布列依斯故意劃破的布幔裂縫中可以清楚的看見屋內兩人的一舉一動。看見把自己弄成這副德性的男人把高貴的王子扳倒在床,威廉只能恨恨得咬牙,無形的枷鎖銬在他身上,能力被徹底封印。

卑鄙之人!看來那無恥的男人要給自己看一場淫戲,想到這,威廉冷冷的嗤鼻而笑。在男人的胯間求歡的男人,哈,可恥。

 

「布列依斯你發什麼瘋?」

古魯瓦爾多試圖掙脫卻又被按回柔軟的床舖上,他不耐的咂嘴。

「一整個下午都跟著別的男人在外面遊蕩,殿下您這樣像話嗎?」

用著敬稱,布列依斯冷笑道,一隻手壓制著王子一手脫下礙事的盔甲。古魯瓦爾多本能覺得危險,但做愛也不是一兩次的事,他搞不清楚為甚麼覺得哪裡不對。趁王子努力想看出自己的陰謀,布列依斯一揚手扯落王子上等的衣料,冷風瞬間拂過胸際,古魯瓦爾多倒抽一口氣。

「布列!你不要唔!」

熱燙的吻毫不忌諱的落上胸口的敏感處,悶哼咬碎在喉間,古魯瓦爾多渾身顫抖,腰肢拱起,手本能的抓緊身後的床單。

「嘖,殿下怎麼,每次都這麼

情色?雖然本人沒有察覺,但古魯瓦爾多的腰已經開始緩緩擺動,下腹的燥熱赤裸的頂上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布列依斯舔吻著對方逐漸升溫的肌膚,濃濃的情欲把王子推向理智邊緣。

「布列依斯

燥熱感覆著全身,古魯瓦爾多感受著對方灼熱的吸吐,伸出手環繞住上方的人。

「古魯瓦爾多

布列依斯咬住王子的耳殼,濕熱的鼻息讓古魯瓦爾多禁不住的呻吟。

「今天可以直接來嗎?」

低沉沙啞的嗓音在王子的耳邊炸開,王子還沒想清楚這話的含意,下身的衣物就被扔下了床。

「我現在就想進入你。」

布列依斯吻上對方微啟的唇。

 

事情的發展以不能理解的速度在威廉的腦內衝撞著。少佐瞪大眼睛,渾身發燙的顫抖。當他看見人稱被詛咒的三王子那令人稱羨的肉體一絲不掛的出現在眼前,然後那不常照光而呈現病態白皙的誘惑腿根被敞開,修長的腿圍上那卑鄙男人的腰際理智幾乎崩潰,但更可恨的是那一直沒有情緒起伏的聲音如今情色的輕喃著低喘著呻吟著威廉完全無法招架,下身開始不自然的燥熱。

「唔

他羞憤的粗喘起來。

 

「嗯嗯布列依斯你哈嗯

古魯瓦爾多咬緊牙鼻音極重的呢喃,直到布列依斯頂到他裡面的某一處,拔高的呻吟隨著全身的痙攣,如潮如浪的快感襲向全身。

「唔…殿下真是…嗯…

布列依斯望著沉浸在性慾中的王子殿下,藏不住的笑意讓他又吻上對方燙人的唇,牽連到的接連處讓內壁敏感的緊縮。

「誰想的道呢?」

 

撕裂的聲響瞬間拉回兩人的理智,古魯瓦爾多恍忽聽到兩人以外的聲音,困惑的轉過頭望向被布幔遮著的牆角,只見深紅的綢布裂了一大縫,一個什麼東西在地上掙扎爬起。當他努力壓抑情慾終於看清那東西是被牢牢綁在椅子上的臣民時,古魯瓦爾多深紅色的瞳孔瞬間收縮。

庫魯托少佐你這…恩哈!

衝出口的咆哮聲瞬間變質,布列依斯握住王子挺立的柱身上下套弄轉移了王子的注意力。

「不布列依斯你這混..哈啊不要

劇烈的掙扎卻完全是反教果,身體越來越熱越來越不受控制,緊閉的眼睛溢出淚水,古魯瓦爾多的腦中除了快感還有無法言喻的羞恥。

「啊,我忘了說,今天有觀眾呢。」

惡質的用力擺動腰不出所料的聽見古魯瓦爾多著哭腔的呻吟,布列依斯睨了一下想逃出房間卻沒法動作的威廉。

「看來少佐沒有忘記人類的本能呢。」

他面色陰暗的看著威廉下腹處微微隆起的布料。

「誰是男寵呢?隆茲布魯三王子殿下的狗?」

他露出嘲諷的微笑,威廉恨恨的扯動著被反綁的手,但完全無法鬆脫。

 

卑鄙他此時只有這個詞在腦中,緊咬得牙關溢出血來,但他沒有要鬆口的意思,痛覺讓他的理智不被本能沖散,儘管耳際充斥著不堪入耳的淫迷呻吟。

 

看著與自己的慾望拔河的威廉,布列依斯冷哼一聲,轉頭把視線重新放回古魯瓦爾多身上。

「那王子殿下我們繼續吧。」

他狂放的咬上王子滾動的喉結,古魯瓦爾多抗拒的別過頭,但卻看見威連羞憤無助的神情。

全身上下的細胞瞬間敏感起來。

感覺到王子的變化,布列依斯瞇起眼睛。

「你很興奮阿,古魯瓦爾多。」

他輕撫過王子精練的腰側,果不其然古魯瓦爾多像觸電一樣顫抖起來。

「哈嗯布列依斯你夠…哈啊!

被注視下的過程讓他完全無法思考,內壁的摩擦幾乎放大了好幾倍。古魯瓦爾多只能重重抽氣,儘管現下想一刀腰斬了布列依斯,但身體完全無法掌控,大腦被襲捲而來的快充斥,而布列依斯又他媽的故意放慢節奏不讓自己高潮。

「夠了布列依斯哈阿不要嗯嗯

句子沒法正確表達,古魯瓦爾多幾乎崩潰,腳尖蜷縮用力的抵在床面,顫抖的雙手只能脫力的抱著對方的頸肩。

「呼殿下想要我怎麼做?

內壁的緊縮幾乎讓布列依斯要全力的集中精神才不致射精,他惡意滿滿的舔上古魯瓦爾多因張大口而溢出嘴角的口涎,平常冷漠高傲寡言少語的王子殿下如今因性慾而在崩潰邊緣,想到這布列依斯整個血脈噴張。

他淡紅的眼眸只剩張狂。

「我布列你啊啊讓我

古魯瓦爾多渾身顫抖緊抓著對方的頸肩,腦中近乎空白,熱燙的淚浸濕了他垂在前額的瀏海,古魯瓦爾多全然放棄的擁吻上面前的男人。

儘管這房間還有彼此之外的人,所有自尊所有威信全都見鬼去吧。

「拜託讓我高潮

帶著哭腔,古魯瓦爾多伸出舌頭纏住對方同樣熱燙的舌尖,濕軟的唇在接吻時還發出令人為之緊繃的響聲。

遵命我的王子殿下。」

布列依斯滿意的瞇起因月光而蒼紅的眼,然後緊緊抱住身下為之傾倒的男人。

 

 

 

威廉除了放空還是沒有別的想法。

 

早晨刺眼的白光照在從沒這麼疲憊的軍官的眼瞼上,他自暴自棄的坐在原本綁住他的椅子上。

「把這裡收時收拾,我帶古魯瓦爾多去清理。」

布列依斯一把抱起仍在睡夢中的古魯瓦爾多,冷冷的命令。

「我真後悔這麼玩。」

布列依斯不耐得咂嘴,除了等王子醒來會有一場大戰之外,這也讓威廉從頭到尾看光了古魯瓦爾多的裸體。

「收完就滾吧,大小姐答應布勞要準時把你帶回暗房的。」

布列依斯冷哼一聲,帶著王子就朝浴室走去,直到關上浴室的門威廉還是處在恍神狀態。

 

這到底

威廉痛苦的環抱住身體。

為甚麼看著三王子殿下被人上的自己還是對王子殿下充滿尊敬與景仰呢?

 

 

 

------渣渣後記-----------------

哈哈哈威廉你看看你快加入癡漢王民行列八!!!(####

王子這次被玩得好慘阿(笑著遠望(被猛擊  然後公主這次好康都給你了拜託骰好一點吧(跪

其實我在寫這篇時耳邊放的是威風堂堂男聲版(自爆

所以寫道後面整個失控了,殿下對不起啦(ㄍ

這下我到底能不能抽到威連隊長呢?(笑著遠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現世より、私はこの場所を気に入ってるよ。」

T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