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子】死之宴

1.布列生賀

2.有血

3.噗浪上的即興短打,所以很即興

4.沒了

 

 

左右巨大的布幔吸收掉盔甲摩擦得刺耳聲,布列隻身來到無人的宅邸圖書館。本應緊閉的厚重大門如今微微敞開。

沒有遲疑,他伸手打開大門,成排成列的書櫃中那稍嫌些大的空地上,站立著一個熟悉的人影。

"沒想到你也會玩這種把戲。"

布列依斯只覺好笑,關上門,走向沐浴在月光中的黑王子。古魯瓦爾多沒吭聲,被月光映的蒼紅的眸子直望著一身赭紅的審判官。

"聽說你惹哭了那人偶。"

沒頭沒尾,古魯瓦爾多像是突然想到似的,平淡的語氣事不關己的提起。

"她不甘心大哭布列依斯是笨蛋然後奔回房間。"他皺起眉。

"吵醒正在午睡的我。"

古魯瓦爾多抱怨到。

"反正還是贏了。"

布列依斯淺笑。

"戰鬥神麼的,我可不想為了那無聊的小戰鬥消耗體力。"

意有所指的笑容,審判官瞇起眼睛,望著對方因背對著月光而漆黑的身影。

"因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瞬間的戾氣,殺氣凝在兩人的頸間。不為所動的眼神凝視著拔劍的對方,絲毫沒有顫抖的刃尖在彼此的咽喉留下細細的血痕。

"來跳舞吧,王子殿下。"

一貫富有磁性的沉著聲音,布列依斯握緊守中的劍,劍尖底在王子蒼白的頸側。

"你跟得上嗎?"

像是挑釁卻是更多的邀請,古魯瓦爾多罕見的楊嘴一笑。猩紅的眼中盡是殺氣。

"血的華爾滋。"

 

飛舞的銀髮刺眼的閃爍,漆黑的長擺跋扈的飄揚。劍身削過臂膀穿過腰腹,刺穿衣襬劃破上襟。鮮紅四濺血味橫生,但除了刃鋒的疾音,只剩兩人滿足的嘆息。穩健的腳步踩著致命的旋律,治癒的光芒在兩人之中綻放。

"痛嗎?布列依斯?"

劍鋒差點腰斬了審判官,只在對方也紅的長袍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口子,黑王子不悅的咂舌。

"痛,當然痛。"

笑的張狂,布列依斯銳利的眼神抓住些微的破綻,壓低身段拉近距離,白銀的光芒在對方的大腿留下深深的刃口卻也因此送出左臂。

兩人瞬間拉開距離,黑王子興奮的咬破好看的嘴唇。血液濺地,致命的傷口卻瞬間消失殆盡。

"再來,布列依斯。"

他瘋狂的箭步衝上,用力的斬向因韌帶斷裂而無法只用左手的審判官。

"夜還很長,古魯瓦爾多。"

側頭閃開致命的攻擊,布列依斯瞇起眼,帶笑語氣高昂的提醒。波動在左臂化開,韌帶重新接合。

"還在舞曲的前奏呢。"

撕裂的痛楚是最神聖的配樂,四濺的鮮血是最上盛的佐料,踩著轉著揮動著斬擊著,一紅一黑的身影在慘白的月光中瘋狂舞動,深褐的血跡在地上描繪出詭譎的幾何圖騰。

 

還活著嗎?抑或死了嗎?

 

荒誕的虐殺才是慶祝冥誕最虔誠的儀式。

 

"布列依斯,我愛你。"

 

樂音因穿刺過彼此軀體的劍刃而止,在有著詭異圖形的血泊中,他們脫力的倒靠著彼此。

 

 

 

 

然後呼出滿意的鼻息。

 

 

 ------後記----------------------

 在  噗浪  上的即興短打,所以有很多不順的地方,但也懶的修了(等等
          這天帶布列依斯戰鬥結果第二回合就被對方暴走的王子一擊送下台。超不爽的="=
          不過既然是壽星,就算了。

           布列依斯生日快樂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現世より、私はこの場所を気に入ってるよ。」

T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8we4
  • □線﹌_﹍上_下_﹍注♂

    aa888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