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The END (新刊文稿試閱版)

 

注意:

1. 此篇不重CP,但姬王子跟康利是一定有的

2. 大小姐戲份很重

3. 炎之聖女部分劇透

4. 沒有酖美,只有更多的打鬥描述

5. 部分內容之後會畫成漫畫格式

6. 以上,OK?






*PART ONE

 

在你體內…正是我所…



被綾羅綢緞包裝著的昏暗室內,一只穿著精緻白襯衫紅蓬裙的藍髮人偶閉者眼,安靜的坐在給人類坐的,對她來說有些嫌大的華麗皮椅上。

薰香縹裊著,白色的煙霧繚繞在層層的厚簾之中,角落燃著的燭火完全沒起照明的作用,只增添了陰森搖晃的影子。

帷幕不自然的動了。

「大小姐。」

隔在布簾後的少年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悶,一隻帶了白手套的手掀起有些厚重的簾子。

搖曳的燈火照亮著這時間凝結的空間。

「大小姐,該醒了。」

綠髮少年輕聲說道,握在手上的燭台照亮了人偶瓷白的面頰。

人偶沒有動作,緩緩睜開了海藍色的眼珠。



「知道了。」

少女空靈的聲音說道。




「所以我就洗出了特九給沃蘭德開萬物!」

「後來我搶了所有的牌讓威廉先生上去打眼球怪!」

「咻的!眼球怪的血就噴了滿天!」

兩個男孩興奮的大動作比試著,把當時的壯闊用少年獨有的高分貝嗓音說給坐在面前的觀眾們聽,只是除了阿貝爾,其他人好像不怎麼買單。

「我說,傑多,你這已經說了快十八次了,這幾天一直聽到你再說同樣的話。」

「唉呦利恩不要這樣!傑多跟沃蘭德說得很精彩啊。」

「阿貝,你的腦子會自動清空記憶體嗎?」

幾個男人喝著酒,看著面前兩個小男孩仍滔滔不絕的喧嘩著。

「威廉,真虧你能跟兩個小鬼去打那個眼球王,聽這兩個小鬼講的,他們根本把打王當郊遊啊。」

利恩喝著啤酒,對著坐在旁邊的威廉調侃道。

「所以當時我的精神狀態非常不好…」

黑著眼眶,氣色一直很不好的威廉嘆口氣。

「所以就空骰了。」

難怪這兩個小傢伙能像看煙火一樣欣賞血花秀。利恩轉了轉眼珠把空杯推給站在櫃檯後的路德。

「利恩先生,你這已經是第三杯了。」

看著微笑的紅衣侍僧,紫髮青年皺起眉頭。

「诶?這裡什麼時候在控制酒量的?」

「康拉德先生交代過不能讓你喝太多。」

「什麼?康拉德那傢伙…」

氣沖沖的,利恩推開椅子就往外走,期間還不小心撞到很少出現在酒吧的銀髮審判官。

「…那傢伙怎麼了?」

柳眉皺起,布列依斯有些不解的望著消失在走廊末端的利恩。

「因為被酒量管制了。」

微笑著,路德斟滿一杯酒放到替補在利恩位子上的布列依斯。

「布列依斯先生怎麼會來呢?」

「本來是來叫利恩的,看他自己去找人就算了。」

布列依斯喝了一口酒,麻烈的口感滑入咽喉,他抬眼望向仍情緒昂揚的兩個少年。兩個少年一搭一唱,興奮的紅潤面容與坐在一旁的少佐成反比,高亢的聲音甚至引來了人偶雙子的觀看。

「新地區打通了。」

與氣氛格格不入的聲音,布列依斯轉頭回望向紅衣侍僧,路德微笑著把兩杯聖代端給坐在沙發區的兩個人偶女孩。

「你是說最後的地區?」

「是的,依照進度,大小姐今天就會宣布討伐最後妖魔的三位戰士。」

「好像比之前容易多了。」

布列依斯有些疑惑的說道,按之前的進度,同一個地區最少也要住個三星期,而且越後期待的時間越久。

蒼藍色的眼珠意味深長的瞇起。

「的確容易多了,就進度而言。」

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梅倫笑著接下審判官的話,拉了張椅子就坐了下來。

「梅倫,你難得出現就來幫我,每次工作都我在做。」

「就工作的辦事能力當然是店長大人出色啊,梅倫我只要負責骰骰子跟發發牌就好了。」

布列依斯望著唇相舌戰的兩位侍僧,心理不知為何有些不踏實。

「所以最後的妖魔是怎樣的妖物?」

審判官獨有的口氣硬生打斷了兩人的對話,兩名侍僧同時望向布列依斯。

不自然的斷拍讓布列依斯更加疑惑。

「這次,我們不能透露太多。」

反常的,總是吊兒郎當的魔術師收起好玩的表情。棕色的瞳孔凝望著發問的審判官。



「只能祈禱能完整征服最後的一戰。」



「什麼意思…」

「布列依斯先生!」

話被高亢的童音打斷,布列依斯愣一下,目光下移,看見沃蘭德紅著面頰開心的看著自己。

「沃蘭德,怎麼了嗎?」

微笑的摸了摸男孩的頭,男孩有些靦腆的笑一下。

「布列依斯先生,我今天依然為了正義而戰!」

沃蘭德自豪的挺胸膛,看那天真的模樣讓布列依斯不禁莞爾,看來自己審判官的頭銜真的讓這男孩有莫大的憧憬。

「所以最近又有新的大妖怪可以打了嗎!」

傑多湊上前,眼神發亮的看著兩名侍僧。

「可以叫大小姐再帶我跟沃蘭德跟威廉嗎!」

「呃,這你得問大小姐。」

路德苦笑道,被點名的威廉瞇著眼神疲憊樣的望向兩個男孩。

「吶吶!威廉!你再做一次那個超帥的動作好嗎!」

「對啊!你一做出那動作,眼球怪的血瞬間就噴光了!」

高分貝的音量震進耳膜,兩個少年閃閃發亮的期待笑容讓威廉有些受不了的捏了捏緊皺的眉宇。

「哪個動作?」

他拿出最後的耐心,吐出這幾個字。



「摸胯下!」



響亮的三個字迴盪在酒吧裡,布列依斯清楚聽到少佐腦中什麼斷了的聲音。







*PART TWO

建議BGM:  點我

 

他們來到一座巨大的宅邸面前,冰冷陰森的氣息熟悉的讓他們想起地上的人偶之館。

「到了?」

走在最前面,牽著大小姐的利恩停下腳步,仰頭看著那巨大到有些詭異的門。

「大小姐,我們……大小姐?」

人偶鬆開牽著利恩的手,走向大門,嬌小的身軀隨時會被門沉重的陰影給壓碎。她伸出手,輕壓上那門。



巨大的門無聲的開啟。



「走吧。」

沒有回頭,人偶縱身走進黑暗中。

看著大小姐熟悉的背影浸入黑影之中,戰士們沒有疑慮的進入大門。

隨之而映入眼簾的,是不符合建築物外觀大小的異空間,他們站在圓形的高台上,四周的大柱聳立在他們四周。

「這是……」

布列依斯鬆開牽著古魯瓦爾多的手察看起這從沒看過的地形。他們能站立的地方只有這面積不是很寬裕的高台,高台之外便是不見底的深淵。

「看來光是地形就很不利了。」

布列依斯瞥了一眼那令人暈眩的深淵。

「……布列依斯,看來不利的不只是地形喔。」

身後傳來利恩的聲音,但那語氣中有著難以忽視的警告。他抬起頭,一只纏繞著藍色火焰的巨大骷髏頭漂浮在他的前方。

陰森的鬼火繚繞,突然出現的妖物那非比尋常的壓迫感讓所有人下意識握住武器。

「這下變成麻煩事了。」

「保護大小姐!」

審判官吼道,矯健的壓低身段閃過自上燒來的藍色火焰。

「麻痺他,利恩!」

大小姐翻出卡冊,熟練的命令道,深紅色的裙擺在藍色的火光中翻動。

「吃我的劫影吧骷髏!」

利恩迅速執出飛刀,擦過骷髏牢牢釘住後方的影子。

「大小姐!距離太遠能造成的傷害不大。」

硬是接下對方攻擊的利恩無視鮮血直流的左臂咬牙站穩腳步,布列依斯箭步上幫利恩擋下下一波的攻擊。

「還不能拉近距。」

大小姐簡短的說,湛藍的眼珠瞥了一眼緊握著劍柄,有些坐立難安的古魯瓦爾多。

「布列,放出波動後搶攻封印它。」

人偶揚起頭,直視那被鎖鍊侷限住而動彈不得的骷髏頭。

「我的意志不會被你燃燒。」



她只為傳達聖女的意志而存在。

所以不需要心智,不需要自我。

在遙遠的,那獨自等待的日子裡,在藍色燭光的映照下,她跟著三位侍僧,等著。

等著。

等著。

 

然後等到了一身漆黑的王子殿下。

 

「王子!吸收他的精神力!」

黑色著身影一躍而上,優雅的如同黑夜中的獵豹。

「我等很久了。」

血紅色的瞳孔散發飢渴的張狂,古魯瓦爾多舉起王國大劍。

「巨大的骷髏標本。」

就在那骷髏頭因聖杯而重獲自由時,劍光劈斬而下,骷髏發出稱不上是語言的尖銳的怒吼,艷藍的火光憤怒的自周圍擴散開來。那瞬間凱旋門的防衛機制製造的火焰包覆住古魯瓦爾多。

黑王子驚愕的頓了一下。

「利恩!換下古魯瓦爾多!」

人偶厲聲道,利恩一把扯下王子的肩把他擋在身後且擲出劫影飛刃,火焰自臉邊燒過,在荒野之子的頰上留下焦黑的燒痕。

「人偶!」

因狩獵被打斷而有些氣急敗壞的古魯瓦爾多怒吼道,卻被人偶那無比陌生的眼神震懾到。

「古魯瓦爾多!專心!」

布列依斯一把撈起半坐在地的黑王子。

「你剛差點死了!」

布列依斯捏了捏古魯瓦爾多的臉頰讓他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意識到自己方才死裡逃生的王子皺起眉的望向布列依斯。

「我知道你不滿意這戰鬥節奏,」

布列依斯粗糙卻溫暖的手握了握王子的手臂。

「相信大小姐。」

審判官拔出白銀之劍,盔甲刺耳的聲音拉回王子的戰場意識。

「布列依斯換下利恩!放出波動拉近封印!古魯瓦爾多準備猛擊!」

一連串的下令刺入古魯瓦爾多的耳膜,看著在因回溯時間而回復生命的巨大骷髏頭前努力反擊的同伴。



那是在現世不可能有的光景。



「……死亡也不錯,」

他笑了,表情就像第一次踏入宅邸時得知自己已經死了時一樣。古魯瓦爾多握緊腰際的劍,壓低身段,在布列依斯的眼神示意之時衝向半死的骷髏。

「可以得到安寧。」



使盡全力的一擊,古魯瓦爾多從骷髏頭的腦門毫無保留的劈下,灼熱的火焰自劍鋒兩側燒開,帶著刺耳的哀號燃燒著痛苦掙扎的妖物。



「死吧,然後成為我的收藏品。」

因搖動的火焰使得表情顯的猙獰的王子睥睨著自我毀滅的妖魔,在骷髏殞落之際踩上頭骨躍回平台。

「結束了。」

利恩舒口氣,站起身拾起地上的小刀。

「大小姐,該回去了嗎?」

他回頭看著嬌小的人偶。




「在你體內所存在著的,那新的靈魂正是我所追求的東西。」

熟悉的回音在腦內,人偶仍看著剛仍浮著巨大骷髏頭的空間,自從打通了迴廊之後,那聲音一遍一遍的在她腦內迴盪。



我有……靈魂嗎?



「大小姐,你沒事吧。」

布列依斯整了整衣飾走向後方的大小姐,因為打敗了骷髏而有些恍神的人偶這才回過神。

她看著朝自己走來的三位戰士。

「沒事,我這就過……」



機能突然停了,人偶僵在原地,一只巨大的手骨出現在人偶的正後方。

湛藍的眼珠盯著眼前目瞪口呆的三人。



「去吧!為了復仇回到地面上去吧!」



如雷貫耳的聲音迴盪在這異空間,手骨自左而右抓握住嬌小的人偶,掌風吹起深紅的荷葉裙襬,用力之大幾乎捏碎那陶瓷的身軀。

纏繞在白骨上的藍色火焰燒進戰士們的眼底。

「大小姐!」

布列依斯大吼道,下意識衝向人偶大小姐。

「妖怪還沒死!利恩!封住他的行動!」

「了解!」

劫影飛刃射向手骨卻被藍色火焰彈開,手骨握著人偶自他們頭頂上橫過,古魯瓦爾多瞪大眼看著手骨縫隙之中,朝他伸出手的人偶。

湛藍的眼珠沒有任何訊號。



他看過這眼神,當他剛來到這死的世界,那人偶還沒有像現在這麼豐富的神情時,那眼珠就是娃娃的眼珠。

但經過時間的薰陶,眼珠中開始有了生氣,人偶開始有了讓他惱怒的脫線行為。



還沒意識過來,黑王子的身體有了動作。

「布列依斯!鎖鍊!」

他大吼道,布列依斯瞬間擲出封印的鎖鏈,鎖鍊綁上上方的橫樑,古魯瓦爾多抓住鏈尾盪上半空。

方才消失的頭骨自陰影出現,打開下顎,手骨有意識似的把人偶放入骷髏的口中。



似乎感覺到了無比的威脅,從未出現在黑王子心中的恐懼劇烈震盪著他的理智。

「人偶!」

聲嘶力竭的,古魯瓦爾多抓準時機靠著慣性跳上開始下墜的手骨,當作踏板躍向橫臥在骷髏口中的人偶大小姐。

他伸出手,抓向那瓷白無助的小手。



她說過他是她最喜歡的王子殿下。

就算他滿身鮮血,或是手持屍肉,或是揚言要扭斷她的腦袋,人偶依然纏著他。

只因為他是她等待多時,終於出現來陪伴她的戰士。

但對他來說,她應該只是個排遣無聊的人偶罷了。

應該是這樣的。

「人偶!抓住!」

古魯瓦爾多吼道,人偶轉動眼珠,無聚焦的視線緩緩移動,纖細的手朝他伸出。

還沒看清楚那小人兒臉上是什麼表情,一堵巨大的牙咬斷他們還未對上的視線。



深紅的瞳孔瞬間收縮。



「大小姐!」



瞬間的紅炎包覆住頭骨,以骷髏為中心急遽擴散開來,膨脹的熱氣粗暴的把王子彈開,古魯瓦爾多重重的撞上柱子。

血味溢上咽喉。

「古魯瓦爾多!」

布列依斯失聲叫道,在古魯瓦爾多摔入深淵前抓住對方的手腕強行跩上平台且同時放出波動治療多處的燒傷。

「這到底……咳咳!」

掙扎爬起,古魯瓦爾多按著腹部倚著布列依斯站起,橘紅的黎明刺痛他的眼眸。無法理解的狀況在他看見那本該只有藍色火焰的骷髏頭卻成為熟悉的身影時更讓他無法思考。



那是他們的終點,也是他們的起點。



「喂,你們兩個……是不是跟我一樣對這傢伙有印象?」

利恩強壓著顫抖的嗓音,無法轉移的視線望著眼前被橘紅色火焰包覆的巨大骷髏人。



「炎之聖女。」




 

 

======試閱結束=======================

, ,
創作者介紹

「現世より、私はこの場所を気に入ってるよ。」

T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