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 --姬王子】我只期望你瞳孔中的我  之三

【注意】:

1.艾伯R5衍生文,一點點R卡捏。(明明是艾伯R5但卻跟艾伯一點關係都沒有)

2.此篇只有R15...吧..(是說R15的標準到底是甚麼???!!

3.星幽界故事。

4.故事為大小姐的UL日常,請別太在意

5.角色個性為大小姐主觀視點。

 

以上五點都可接受者,請用餐(?)愉快

 

===================================

因為布列依斯的加入,大小姐那幾天的心情特別的好。連在暗房拿到布勞給的垃圾幣時也完全沒有對布勞使出任何攻擊行為,只是笑開一張臉說下次再討回來就好了。

「公主殿下我們走

衝著布列依斯喊道,嬌小玲瓏的人偶一把抓住茜紅色的長袍便往宅邸外跑。雖然非常不滿意這個暱稱,但布列依斯也只是莫可奈何的輕輕皺眉,順從的跟在大小姐身後去討伐魔物。

 

對於自己的重生,布列依斯並沒有花太多心思在上面。發現自己的態度,他愣了愣,自己應該要質疑的,但重新獲得生命...不管那是不是生命,他的確再一次獲得了行動力,此時他苟且的忽略這微不足道的疑問…他回望向宅邸北面四樓的房間。

沉重的窗簾拒絕著外面的光線,他完全能想像裡面漆黑一片,那人仍裹著棉被睡覺的樣子。

 

死後的世界,除了魔物之外,連灰濛濛的天空偶爾照下的光線都感覺不到生氣完完全全,死的世界。但跟人心險惡的現世比起來,了無生氣卻單純的死後世界讓他品嘗到從未有過的平靜和不自在。

 

「喂,古魯瓦爾多,起床了。」天才剛亮,一直都是瀰漫著黏稠黑暗的黑王子房間一反常態的照進這世界毫無溫度可言的亮光。被刺目的亮光干擾,古魯瓦爾多緊皺眉頭,咕噥幾聲,一個翻身又把自己裹回厚實的棉被中。站在床頭的布列依斯挑了挑眉,伸手拉了拉幾乎黏死在王子身上的被褥。看對方沒反應,布列依斯終於按捺不住,一揚手,老實不客氣的把整件被子連根拔起。

冷空氣突然取代溫暖的被窩,忍無可忍的古魯瓦爾多突然翻身跳起,一把抓起一旁的佩劍,毫不遲疑的就抵向搶走他被子的傢伙。

「你想死嗎布列依斯。」

才剛睡醒的嘶啞嗓音比平常低了八度,布列依斯無視殺氣滿溢的王子殿下,連看都不看抵在自己喉間的劍刃,就把被子扔向一頭亂髮的王子頭上。

「太怠惰了,王子殿下。」

審判者的口吻,不是平常對自己的稱呼,讓古魯瓦爾多的眼角抽了一下。古魯瓦爾多收回劍,本因該殺氣騰騰的臉此時卻爬上輕蔑的笑容。

「嗯,有勞你特地來叫我起床公.主.殿.下。」

咬字各個分明,一字不漏的全落進布列依斯的耳中。

下一秒,一直都只有死寂的魔女宅邸迎接了一個暴動般的早晨。

 

腦中的記憶正一點一滴的凝聚。雖然大半記憶仍遺留在黃泉,但對他來說,那就足夠了。血腥色的瞳孔瞇成一線,在狹小的細縫中,散發銀光的身影揮之不去。

刺目。

被死亡籠罩的自己強烈的感受到那光強烈的侵蝕性,但他卻懶得身手遮光。他閉上眼,張開雙臂,任由那光芒侵蝕自己,享受自己腐朽的靈魂。

醒了,他實實在在的醒了。

 

不管是心靈上還是現實上。

 

餐廳中,早早就梳洗完畢的布列依斯端坐在桌前,不疾不徐的用著早餐。而他身旁,一團無限擴大的黑色低氣壓籠罩著一頭亂髮的黑王子。古魯瓦爾多瞪著盤中無辜的食物,冰冷的殺氣直直射穿白瓷盤中的小番茄。

異常的氣氛瀰漫著整個餐廳,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的,除了傑多嚷著份量太少以及多妮妲尖聲抱怨雪莉的點心比她多之外。

當牆上的古鐘響了八下,利恩便抱著剛睡醒的人偶大小姐出現在餐廳中。揉著睡眼,淡藍色的眼珠迷迷糊糊的。但她在恍惚的視野中捕捉大那團巨大的黑色低氣壓時,小女孩整個人瞬間亮起來。

「王子殿下你怎麼這麼早起來

拔尖的童音才剛落,金屬叉子撞擊瓷盤的刺耳尖想瞬間撕破瀰漫在餐廳中的微妙氣氛,一顆被彈開的小番茄滾落到地上,發出悶悶的響聲。

「古魯瓦爾多,用餐禮儀注意一下。」

布列依斯連頭都沒抬,繼續慢條斯理的用著早餐,忽視身旁的人用混合著殺氣的眼神直瞪著盤中的孤單小番茄。

「我不喜歡番茄。」

他簡短的咕噥。任性的抱怨讓一旁的布列依斯和掌勺的利恩都挑了挑眉,而大小姐則是掛在利恩身上一臉萌煞煞的盯著直戳著番茄的王子殿下。

「挑食對身體不好,何況這對大小姐是不好的示範,古魯瓦爾多。」

布列依斯冷冷的說。但說歸說,當他的眼角瞥到了怨氣四溢的古魯瓦爾多時,便嘆了口氣,伸出叉子幫他解決了那幾顆番茄後便起身把兩人的盤子拿去放。

 

死後的世界異常平靜,除了偶爾被大小姐叫去獵殺魔物和對戰外,生活跟本平和的可以。布列依斯走在宅邸內的長廊上,盔甲尖銳的摩擦生被深色的布幔吸收掉,整棟宅邸靜悄悄的。

自己本該享受這平靜的,但他內心深處卻在擾動,不自在的異樣感再次油然而生。

似乎太閒了。

 

「我說,古魯瓦爾多,你的房間也太亂了吧。」

挽起長髮綁成一束,布列依斯拿著掃把在古魯瓦爾多房間內來回穿梭,而房間的主人則是坐在床上直瞪著漫天灰塵的房間。

「我說,布列依斯,你太閒干我什麼事去掃你房間啦

他不滿的抱怨,布列依斯反瞪著坐在床上的古魯瓦爾多。

「我的房間已經乾淨到不能再乾淨了,可以了吧。」

原本聖女之子興致勃勃想把布列依斯的房間安排跟古魯瓦爾多一起,但一個抱怨放標本的空間會變少,一個抱怨自己會變成其中一個標本,所以兩人的房間便分開了。

「嘖。」

古魯瓦爾多咕噥幾聲,一把抓起身旁的佩劍擦拭起來。

柳眉皺起,布列依斯一把抓起抹布就朝王子丟去。

「去擦窗戶啦

 

他明顯感覺到對方的煩躁。自己生長的環境是看著別人臉色過活的,看穿對方的心思對他來說易如反掌。

但理解就是另一回事了。

站在門外的古魯瓦爾多無聲的看著房間內那月光下散發淡淡光芒的銀髮,銀髮的主人拔出白銀之劍,注視著沾染無數血跡的潔白劍身。但沒一會兒,便把劍插回劍鞘。

黑王子緊閉著薄唇,血腥色的瞳孔退回暗處,踏著沒有聲響的步伐回到自己黑暗的房間。

 

那天,當古魯瓦爾多正在支解一隻兇兔時,不曾出現在王子門口的雪莉怯生生的巴著門框告訴古魯瓦爾多大小姐找他,看樣子應該剛出完任務回來。

「甚麼事

王子淡漠的繼續手中工作,那濃烈的血腥味讓他興致高昂,屍肉的柔軟觸感讓他無法自拔誰都別想打斷正在欣賞死亡的他。

久久沒得到回應,古魯瓦爾多不耐的抬起頭,只見雪莉像是顧忌什麼似的咬著下唇遲遲沒開口,穿著精緻皮鞋的腳不安的跺著地板。

「我問你,甚麼事。」

缺乏情緒起伏的詢問讓雪莉打了個冷顫,那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琥珀色的目光不安的游移,掃到了王子越發陰暗的神色。進退維谷,雪莉像是終於下定決心似的開口:

「大小姐說,要幫古魯恢復第一階段的記憶。」

兩個人的思路瞬間斷了,雪莉大大的眼睛望著停下手中工作的古魯瓦爾多。

 

以及他身後的布列依斯。

 

如溺水,如火燒,他咚的一聲跌落進刺骨的無底深淵中。血腥色的瞳孔放大到不能再大,伸長雙臂,他沒有一絲掙扎的在黏膩的黑暗中直直墜落。踩不到地,吸不到氣,他張大嘴如一尾擱淺的魚,徒勞無功的讓灼熱燒著胸腔中的肺臟。

破碎的記憶在腦中粗暴的翻攪;混亂的時間逆流在他身旁衝撞;兇暴的靈魂在他的體內嚎啕,一幕幕的記憶如廉價的走馬燈,在他的眼前快速穿梭。

孤獨的城堡,黑暗的大廳,議論紛紛的細語強塞進耳中。斗篷,夜晚,屍體殘骸,血腥味竄入他的腦中。孤影映在華麗的地毯上,王座上的他,緊抿著薄唇,斜倚著靠背,眼底下盡是口是心非表裡不一眼前唯諾背後桶刀的傢伙。

但他早就不在乎,習慣早成了自然。只要盡好自己的本分,再怎麼卑鄙的傢伙也無法把他從王座上拉下。

他便是穩穩的斜倚在那居高臨下的的王座上,在空無一人的黑暗大廳中,不知畏懼的獨自等待死亡的到來。

 

像是溺水的人重新得到氧氣,古魯瓦爾多突然痙攣地拱起胸膛,猛地倒抽一口氣,瞬間從過去的記憶回到死的現在。冷汗直流,生理性的淚水與唾液直直淌下,他粗暴的用力咳著,幾縷血絲自嘴角流下,死白色的嘴唇因此有了血色。

…多…瓦爾

遙遠的聲音飄入耳中,誰在叫著他的名字,模糊的視野中出現一張臉孔。他持續咳著,用力的眨眼,讓瞳孔重新適應亮光,視野因此清析起來 ,一張努力保持冷靜卻又流露出擔憂的臉孔出現在他的眼前。

「古魯瓦爾多,你還好嗎

一杯溫水遞上,古魯瓦爾多粗暴的接過,狼吞虎嚥的吞下那杯幾乎灑濕前襟的水。

他大口喘氣,然後像是瞬間抽乾力氣似的重重躺回床上。

沒事

腦袋冷靜下來了,有些沙啞的聲音說著。站在床沿的布列依斯垂著眼注視著臉色慘白的古魯瓦爾多。

 

恢復記憶的負擔很大,雖然大小姐已經這麼說了,但當他親眼看見古魯瓦爾多的情形時,沒被嚇到是騙人的。

月光無聲的灑進室內,該是回房的時候了,但布列依斯的腳像是釘在地板上似的,完全沒有移動的意思。

他直盯著那張削瘦的臉,更加的陰冷,更加的酷戾

以及無止盡的孤獨。

「我說,沒事。」

沙啞的嗓音命令式的說,但卻沒有要趕他回房的意思。古魯瓦爾多疲憊的閉上眼,但布列依斯瞥見緊抿的薄唇邊,嘴角細小的顫動。

古魯瓦爾多,你想起什麼

空蕩蕩的腦海沒有任何波動,但他仍然覺得暈眩。

有了記憶的束縛,是甚麼感覺

他傾身向前,柔順的髮絲垂落在王子的頸項邊。古魯瓦爾多顫了一下,但沒有進一步的反應。

想起生前的責任還是沒達成的諾言?或是悲慟的訣別?

垂著眼,他迷濛的注視著王子灰黑的睫毛,失神的看著王子蒼白的唇瓣。

能感覺到生命的痛苦嗎?能感覺到靈魂的沉重嗎

扶在床沿的手緊緊握起,緊咬的唇鮮紅的幾乎能滴出血來。

古魯瓦爾多

他輕輕覆上那冷涼的薄唇。輕微的戰慄,躺著的人僵直了身軀。

我甚麼時後能恢復記憶

直順的銀髮全覆在王子的身上。他啃咬著蒼白的唇,從碎吻,從輕啄,一直到深吻到侵入。身下的人粗重的呼吸暴露了他的生澀,布列依斯伸手掐住他的下頷,長驅直入交纏住對方笨拙的舌。掠奪似的吻,他刷過上顎掃過貝齒侵入舌根,沒留下一絲氧氣。等到對方近乎窒息他才戀戀不捨的退出。

張著口,古魯瓦爾多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緊皺的眉頭,倔強的眼神,緋紅的頸子讓布列依斯看得出神。

「你這!…

「古魯瓦爾多,」

向是被施了咒語,古魯瓦爾多的話硬生生的卡在喉中。

他愣愣的望著正上方的銀髮青年,他看見對方淡紅色的瞳孔中手足無措的自己。

 

「我想抱你。」

 

 

------------後記之類的東西-------------------------------------

終於到第三篇了,但說好的肉文被長串的姬王子日常給擠到下一篇了(默

日常的開關被打開就關不起來了(煩躁

布列絕對是古魯的保母,不管是生活上還是生理上(?)都是

大夥表示吃個早餐還要被閃瞎真要命(艾伯跟艾依?他們都在房裡慢慢吃的

利恩表示大小姐你怎麼家事都丟給我做QAQ!!

這篇是王子R的故事...漫漫長篇終於要寫到重點了(這戲也拖太久

大小姐不想R公主的理由就留待下篇吧

是說期末就在轉角但公主王子就橫躺在轉角前啊(嚎啕(甚麼躺姿就別追究了

最後,謝謝有耐心看到第三篇的你/妳  下集再見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現世より、私はこの場所を気に入ってるよ。」

T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