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梅薩-清水】月前你的身影總讓我駐足

【注意】:

1.梅薩cp,不適者請由右前方出口離開

2.死後世界設定

3.本人沒有薩爾也沒有梅倫,個人腦補嚴重,請多包涵

 

以上。

………………………………………………………………………………………

敲擊桌面的金屬聲顯得不耐煩,眼角有著紅色眼影的圖書管理員直瞪著在面前把紙牌玩的唰唰響的卡片魔術師。

「你到底是多閒才能每天在這浪費時間?」

壓抑怒火的聲音在寂靜的圖書館迴盪,最後被成排的書頁吸收。

「嗯…也沒多閒,但因為你在這,所以我有的是閒時間。」

他笑著說。浪漫的話語從形狀好看的嘴唇說出,但卻被薩爾卡多完全不領情的放書聲重重的掩蓋過去,濃濃的灰塵從書頁中溢出,嗆的梅倫直用撲克牌搧開漫天灰煙。

「你閒,就別來煩我,我還有很多事要做,你在這礙事。」

纖瘦的手一把抱起一疊厚重的書籍,略過梅倫直接走進迷宮般的書櫃間。

「吶,薩爾卡多,聖誕夜那天你有沒有空?」

梅倫朝書櫃高聲問道,字句像那些灰塵一樣消失在書櫃與書櫃的縫隙間。

「我沒空陪野蠻人。」

毫不留情的話從書櫃後飄出來。眾多的書櫃,讓梅倫抓不清聲音的方向。

「嗯…別這樣嘛,偶爾放鬆一下並不是壞事呀。」

翻弄著手中的撲克牌,梅倫心平氣和的說。

「我不想被一天到晚都在放鬆的傢伙說。」

仍然從不知哪裡的書櫃後傳出,梅倫扭了扭因長時間斜倚在書架上的僵硬身軀,邁開腳步,隨意的走進其中兩個書櫃間。

「工作做完的話呢?」

梅倫一邊洗著手中的牌,一邊在成群的書櫃間走著。沒人回應,他往右拐了彎,繼續走向書櫃牆的深處。

「工作做完的話就可以了吧?」

自言自語似的,梅倫往左拐了彎,繼續洗著手中的牌。

魔女宅邸內的圖書館到底多大不得而知,連應該最清楚的侍僧們都不清楚館內正確的大小,看不見的天花板邊界總是消失在黑暗的書櫃深處。

死寂的圖書館,撲克牌的沙沙聲格外清晰。

「吶…我說…薩爾卡多…」

拉長的尾音被整座圖書館的黑暗稀釋掉,梅倫低著頭洗牌,左拐右拐,沿著高大的書牆走著,完全不看被書櫃充斥的前方。

「如果工作做不完的話…」

他停下腳步,腰身微傾,左手背後,右手伸出,整齊的撲克牌像孔雀開屏般的在修長的指間展開。

「我幫你做吧。」

迷人的笑容在白淨的臉上舒展開來,而皺著眉的薩爾卡多則是冷冷的瞪著對方,拿著書的機械手停在半空中。

「如何?」

一貫的笑顏,讓薩爾卡多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打發對方似的隨手抓了張牌。

一翻開,一張花俏的鬼牌就出現在他眼前。

「死老千…」

眼角抽了一下,而梅倫則是當作讚美,有些誇張的彎腰鞠躬。

「那,給我些你手上的工作吧。」

收起撲克牌,梅倫笑著走向薩爾卡多,近到薩爾卡多都嗅的到對方身上淡淡的古龍水香。

「野蠻人離我遠一點。」

一疊寫滿字的資料就毫不留情的朝那惹人厭的撲克臉拍去,梅倫笑著接下資料,隨意的掃了一下那十來張的紙張。

「就這些了吧?」

「嗯對,這些就是工作內容的目錄。」

一反常態的,梅倫似乎聽到薩爾卡多的愉悅。

「喔…目錄是?…」

他抬起頭,卻看見一臉微笑的薩爾卡多。

「工作內容的目錄,而工作內容就在那。」

梅倫沿著對方指的方向望去,堆滿一疊疊紙本的工作車就靜靜的停在高大的書櫃前。

 

好幾天沒看到那總是掛著撲克臉的煩人侍僧。薩爾卡多扭了扭因長時間工作而僵硬的頸子,從成堆的書中伸了懶腰,長吁一聲,站了起來。

今天是聖誕夜,剛剛自己才好不容易從吵雜的聖誕晚宴回到這座讓人寧靜的圖書館,要擺脫那永遠精力充沛的大小姐簡直困難重重,沒吵著要他穿上根本談不上是衣服的馴鹿裝就不錯了。

手頭上的工作完成了,沒人煩心進度總是特別快。他拿起幾乎燒盡的燭台走進迷宮般的書櫃群中,再巡視一回就可以讓目前的工作畫上句點了。

高大的書櫃如牆,穩穩的坐落在深色的絨布地毯上。薩爾卡多抬起頭,就著昏暗的燭光,他只能勉強看到書櫃被黑暗侵蝕的黑影邊緣。到底這裡的書櫃有多高連他都不知道。左拐右拐,他漫步在圖書館內,嗅著有些腐蝕的書頁霉味,墨水的嗆鼻氣味讓他感到安心。纖瘦細長的影子應在凹凸不平的書櫃上,直到影子的上緣撞到另一盞幾乎熄滅的燭光他才停下腳步。

一陣散發書頁霉味的冷風從圖書館黑暗的角落吹過,順便捏熄了薩爾卡多手上的燭光。而冷白的月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窗在地毯上剪出兩道一長一短的影子。

「嘖…工作又變多了。」

薩爾卡多無奈的長吁一口氣,走向成堆的書群,在一把抱起一疊未上架的書前隨手撈起一件棕色的西裝外套扔在一名只穿著襯衫加馬甲的棕髮侍僧身上。

月光忽陰忽明,沒有溫度的月光照著偌大的書架,一個來回穿梭的修長身影以及一個累趴在工作桌上的身軀。

當不知從哪傳進圖書館的鐘聲不疾不徐的響了十二下時,薩爾卡多皺起眉頭。

「工作又沒如期完成了。」

「嗯…這也沒辦法。」

「這都是你害的。」

「嗯…離年底還有五天嘛…」

「別把野蠻人的思維套在我身上。」

「嗯…對不起嘛…」

黏膩的聲音耽在他的左肩上,聲音的熱氣搔得他有些癢,捲起袖子的手臂環住他略顯纖瘦的腰。

「好吧…工作沒做完,出去玩的計畫還是取消好了…」

有些不情願的聲音囁嚅道。

「哼,野蠻人總算打消無聊的念頭了。」

他刻薄的說。

「嗯…對啊…」

 

他往左側過頭,菱形環狀排出的刺青就在他眼側。

 

而一個輕淺的溫暖就耽在他的唇上。

 

冷白的月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窗,倚著巨大的書櫃,在地毯上剪出一道長長的影子。

 

 

------------後記之類的東西--------------------------------

 

本篇是給宇熾ㄉㄉ的生日賀文

要學測了,清心寡慾點比較好(诶诶

宇熾ㄉㄉ沒有梅倫也沒有薩爾,這篇就順便送你當祭品文唄(這種事別在這廢話占版面

 

好啦,以下才是真正的後記(你夠了

因為本人是非課金玩家,暗房又沒有課金角命,這兩隻角色完全是憑印像寫的,尤其是梅倫那種大咖,我怎麼請得起(嚎啕

在下是姬王子廚,要寫別的CP還真傷腦筋

原本想寫H文,但本人是H文苦手,加上期末考就在萬惡的轉角觀望,所以就作罷唄(所以上面是藉口


總之感謝不離不棄看到這裡的你/妳,下次再見囉♥

 

, ,
創作者介紹

「現世より、私はこの場所を気に入ってるよ。」

Ta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